如果不能以配套预算公开机制为前提

  • 企业通常都不会也不敢挑衅舆论。茅台高管之所以一反常例,以嘲弄、蛮横的反问回应媒体和公众,如社论所言,是因为这样的霸气和茅台酒产品主要消费群体的气质相吻合。只要不削弱茅台酒体现的身份尊崇感,无论茅台酒企业及其属地地方政府如何蛮横武断应对舆论,媒体和公众如何炮轰茅台酒为代表的奢侈化三公消费,茅台酒主要消费群体仍然不会改变选择。

    社论认为,要打破茅台酒为代表的奢侈化三公消费,应改变财税体制;没有“跑部钱进”,就会减少三公支出。我认为这种观点值得商榷。如果不能以配套预算公开机制为前提,即便改革财税体制,让各级地方财权与事权对等,也仅仅只能起到减少上对下审批管理环节的三公消费,各级地方和各部门的预决算细节仍然讳莫如深,地方和部门首长仍有空间、资源、冲动维系三公消费。只有让“任你民意滔天、我自无酒不欢”的官员不能避免仕途止步等代价,才能真正遏制三公消费,也才能让茅台酒回归正常的品牌商品之列,其企业高管重新学会说“人话”。(郑渝川)